[讀經筆記] 面對敵軍的五種戰士、及面對正妹的五種修行者


面對敵軍的五種戰士:

1. 穿著戰袍,手持兵器,進入戰場。看到遠方風沙捲起,就感到畏懼,不敢迎戰。

2. 穿著戰袍,手持兵器,進入戰場。看到風沙捲起時,並不感到畏懼;但是見到敵方高掛的旗幟,就感到畏懼,不敢迎戰。

3. 穿著戰袍,手持兵器,進入戰場。看到風沙捲起、敵方高掛的旗幟,並不感到畏懼;但是見到敵方的弓箭射過來,就感到畏懼,不敢迎戰。

4. 穿著戰袍,手持兵器,進入戰場。看到風沙捲起、敵方高掛的旗幟、敵方的弓箭射過來,並不感到畏懼;但接戰時,被敵方捉住或殺掉。

5. 穿著戰袍,手持兵器,進入戰場。看到風沙捲起、敵方高掛的旗幟、敵方的弓箭射過來、被敵方捉住或殺掉,並不感到畏懼;能夠摧毀敵軍,統領對方的人民。

面對正妹的五種修行者:

1. 聽聞到有容貌端正、膚色白裡透紅、世間罕見的美女,便起色欲,放棄修行。

2. 見到容貌端正、膚色白裡透紅、世間罕見的美女,便起色欲,放棄修行。

3. 見到容貌端正、膚色白裡透紅、世間罕見的美女,並不起色欲;但與她交談後,便起色欲,放棄修行。

4. 見到容貌端正、膚色白裡透紅、世間罕見的美女,與她交談後,並不起色欲;但身體碰觸後,便起色欲,放棄修行。

5. 見到容貌端正、膚色白裡透紅、世間罕見的美女,與她交談、身體碰觸後,並不起色欲。修行者觀察人的身體中三十六種組成成分(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膽、肝、肺、心、脾、腎、大腸、小腸、白膱、膀胱、屎、尿、百葉、倉、腸、胃、脬、溺、淚、唾、涕、膿、血、肪脂、㵪、髑髏、腦),是污穢不淨的,思維觀察:是誰執著著身體?色欲從何而起?色欲會依止於何處?觀察過後,找不到色欲從何而起。思維:色欲是從因緣而生。修行者進行如此的徹底觀察後,煩惱徹底消滅,而得到究竟解脫的智慧。

世尊說偈曰:欲望,我知道你的本質是什麼,你是由思想而緣生的,如果沒有思想緣生,就沒有你這欲望了。

延伸思考:並非僅止於以觀身不淨對治色欲,更以慈悲心來待人。



增壹阿含經 五王品第三十三 第 3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五健丈夫堪任戰鬥出現於世。云何為五?於是,有人著鎧持仗,入軍戰鬥,遙見風塵,便懷恐怖,是謂第一戰鬥人也。

五健丈夫:五種人。

復次,第二戰鬥人,著鎧持仗,欲入軍戰。若見風塵,不懷恐怖;但見高幢,便懷恐怖,不堪前鬥,是謂第二人。

高幢:高掛的旗幟。

復次,第三戰鬥人,著鎧持仗,欲入軍戰鬥,彼若見風塵,若見高幢,不懷恐怖;若見弓箭,便懷恐怖,不堪戰鬥,是謂第三人也。

復次,第四戰鬥人,著鎧持仗,入軍共鬥,彼若見風塵,若見高幢,若見箭,不懷恐懼;但入陣時,便為他所捉,或斷命根,是謂第四戰鬥人也。

復次,第五戰鬥人,著鎧持仗,欲入陣鬥,彼若見風塵,若見高幢,若見箭,若為他所捉,乃至於死,不懷恐怖;能壞他軍境界內外而領人民,是謂第五戰鬥人也。

如是,比丘!世間有此五種人。今比丘眾中亦有此五種之人出現於世。

云何為五?

或有一比丘遊他村落,彼聞村中有婦人,端正無雙,面如桃華色。彼聞已,到時,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,即見此女人顏貌無雙,便起欲想,除去三衣,還佛禁戒,而作居家,猶如彼鬥人,小見風塵,以懷恐怖,似此比丘也。

三衣:出家人的三種袈裟,包括安陀會(日常勞務或就寢時用;貼身的衣)、鬱多羅僧(禮拜、聽法、聽戒時加披於安陀會外;上衣)、僧伽梨(外出托缽或入聚落王宮,說法教化時用;外套)。

復次,有比丘聞有女人在村落中住,端正無比,到時,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,彼若見女人不起欲想;但與彼女人共相調戲,言語往來;因此調戲,便捨法服,還為白衣。如彼第二人,見風塵不怖,但見高幢便懷恐怖,此比丘亦復如是。

白衣:在家人。古印度的在家人多穿白色衣服,因此以「白衣」稱之。

復次,有一比丘聞村落中有女人,容貌端正,世之希有,如桃華色,到時,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。若見女人不起欲想,設共女人共調戲,亦復不起欲意之想;但與彼女人手拳相加,或相捻挃,於中便起欲想,捨三法衣,還為白衣,習於家業。如彼第三人入陣時,見風塵、見高憧不恐怖,見弓箭便懷恐怖。

捻挃:觸碰。其中「捻」是用手指搓揉。「挃」是碰撞。

復次,有一比丘聞村落中有女人,面容端正,世之希有,到時,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,彼若見女人不起欲想,設共言語,亦復不起欲想,設彼女人共相捻挃,便起欲想;然不捨法服,習於家業,如彼第四人入軍,為他所獲,或喪命根,而不得出。

復次,有一比丘,依村落而住,彼聞村中有女人,然比丘到時,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,彼若見女人不起欲想,設共言笑,亦不起欲想,設復共相捻挃,亦復不起欲想。

是時,比丘觀此身中三十六物惡穢不淨,誰著此者?由何起欲?此欲為止何所?為從頭耶?形體出耶?觀此諸物了無所有。

三十六物惡穢不淨:人的身體中三十六種構成成分,解析來看則不可愛、不乾淨。這三十六物包括: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膽、肝、肺、心、脾、腎、大腸、小腸、白膱、膀胱、屎、尿、百葉、倉、腸、胃、脬、溺、淚、唾、涕、膿、血、肪脂、㵪、髑髏、腦。詳見《增壹阿含經》卷二〈廣演品 3〉第9經、《中阿含經》卷二十四〈因品 4〉第98經念處經。

從頭至足亦復如是,五藏所屬,無有想像,亦無來處,彼觀緣本,不知所從來處。彼復作是念:『我觀此欲從因緣生。』

彼比丘觀此已,欲漏心得解脫,有漏心得解脫,無明漏心得解脫,便得解脫智:生死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胎,如實知之。如彼第五戰鬥之人,不難眾敵而自遊化。由是故,我今說此人捨於愛欲,入於無畏之處,得至涅槃城。

是謂,比丘!有此五種之人,出現於世。」

爾時,世尊便說此偈:

「欲我知汝本,  意以思想生,
非我思想生,  且汝而不有。

是故,諸比丘!當觀惡穢婬不淨行,除去色欲。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延伸閱讀


增壹阿含經五王品第三十三 第 3 經

增支部5集75經/戰士經第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