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讀經筆記] 雜阿含經卷第五十 下半卷 林相應

雜阿含 1344 經

本經說明,招致不好的名聲時,不要隨之起煩惱。

我們並不會因為其他人講的話,就成為惡人。

也不會因為其他人講的話,就成為善人。

要有自知之明,專心一志,朝目標持續邁進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時,彼比丘與長者婦女嬉戲,起惡名聲。

異比丘: 「一比丘」之意。 (佛光阿含藏)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我今不類,共他婦女起惡名聲,我今欲於此林中自殺。」

時,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思念:「不善不類,此比丘不壞、無過,而於林中欲自殺身,我今當作方便開悟。」

時,彼天神化作長者女身,語比丘言:「於諸巷路四衢道中,世間諸人為我及汝起惡名聲,言我與汝共相習近,作不正事。已有惡名,今可還俗,共相娛樂。」

比丘答言:「以彼里巷四衢道中,為我與汝起惡名聲,共相習近,為不正事。我今且自殺身!」

時,彼天神還復天身,而說偈言:

「雖聞多惡名,  苦行者忍之,
不應苦自苦,  亦不應起惱。
聞聲恐怖者,  是則林中獸,
是輕躁眾生,  不成出家法。
仁者當堪耐,  不中住惡聲,
執心堅住者,  是則出家法。
不由他人語,  令汝成劫賊,
亦不由他語,  令汝得羅漢。
如汝自知已,  諸天亦復知。」

爾時,比丘為彼天神所開悟已,專精思惟,斷除煩惱,得阿羅漢。

雜阿含 1345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尊者見多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,著糞掃衣。時,梵天王與七百梵天乘其宮殿,來詣尊者見多比丘所,恭敬禮事。

時,有天神,住彼林中者,而說偈言:

「觀彼寂諸根,  能感善供養,
具足三明達,  得不傾動法,
度一切方便,  少事糞掃衣,
七百梵天子,  乘宮來奉詣,
見生死有邊,  今禮度有岸。」

時,彼天神說偈讚歎見多比丘已,即沒不現。

雜阿含 1346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時,彼比丘身體疲極,夜著睡眠。

時,有天神,住彼林中者,而覺悟之,即說偈言:

「可起起比丘,  何故著睡眠?
睡眠有何義?  修禪莫睡眠。」

時,彼比丘說偈答言:

「不肯當云何?  懈怠少方便,
緣盡四體羸,  夜則著睡眠。」

時,彼天神復說偈言:

「且汝當執守,  勿聲而大呼,
汝已得修閑,  莫令其退沒。」

聲而大呼: 大聲打呼。

時,彼比丘說偈答言:

「我當用汝語,  精勤修方便,
不為彼睡眠,  數數覆其心。」

時,彼天神如是、如是覺悟彼比丘。時,彼比丘專精方便,斷諸煩惱,得阿羅漢。

時,彼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汝豈能自起,  專精勤方便,
不為眾魔軍,  厭汝令睡眠。」

時,彼比丘說偈答言:

「從今當七夜,  常坐正思惟,
其身生喜樂,  無一處不滿,
初夜觀宿命,  中夜天眼淨,
後夜除無明,  見眾生苦樂,
上中下形類,  善色及惡色,
知何業因緣,  而受斯果報,
若士夫所作,  所作還自見,
善者見其善,  惡者自見惡。」

時,彼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我知先一切,  比丘十四人,
皆是須陀洹,  悉得禪正受,
來到此林中,  當得阿羅漢,
見汝一懈怠,  仰臥著睡眠,
莫令住凡夫,  故方便覺悟。」

須陀洹: 譯為預流果,四沙門果之一。入此位者,斷盡三結(身見、戒取、疑),不再墮惡趣,預入聖者之流,證悟較遲,尚須七返人、天,諸漏滅盡,得證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
爾時,比丘復說偈言:

「善哉汝天神,  以義安慰我,
至誠見開覺,  令我盡諸漏。」

時,彼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比丘應如是,  信非家出家,
抱愚而出家,  逮得見清淨。
我今攝受法,  當盡壽命思,
若汝疾病時,  我當與良藥。」

時,彼天神說是偈已,即沒不現。

雜阿含 134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尊者舍利弗在拘薩羅人間,依一聚落,止住田側。時,尊者舍利弗於晨朝時著衣持缽,入村乞食。

時,有一尼揵子飲酒狂醉,持一瓶酒從聚落出,見尊者舍利弗,而說偈言:

尼揵子: 六大外道派別之一,尼揵意為「離三界繫縛」,其特點為修裸形塗灰等離繫之苦行。 (佛光阿含藏)

「米膏熏我身,  持米膏一瓶,
山地草樹木,  視之一金色。」

爾時,尊者舍利弗作是念:「作此惡聲,是惡邪物,而說是偈,我豈不能以偈答之?」

時,尊者舍利弗即說偈言:

「無想味所熏,  持空三昧瓶,
山地草樹木,  視之如涕唾。」

無想: 指全無想念之狀態。或指入滅盡定,證得無想果者。或為無想天之略稱。 (佛光大辭典)

空三昧: 由禪定觀一切諸法自性本空,虛妄不實。與無相三昧、無願(無所有)三昧合稱為三三昧。參閱雜阿含卷三第 71 經、增一阿含高幢品第 214 經。 (佛光阿含藏)


雜阿含 134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,得他心智,煩惱有餘。去林不遠有井,有飲野干,罐拘鉤頸。

野干: 野狐。

時,彼野干作諸方便求脫,而自念言:「天遂欲明,田夫或出,當恐怖我。汝汲水罐,怖我已久,可令我脫?」

時,彼比丘知彼野干心之所念,而說偈言:

「如來慧日出,  離林說空法,
心久恐怖我,  今可放令去。」

時,彼比丘自教授已,一切結盡,得阿羅漢。

雜阿含 134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國人間遊行,住一林中。

時,有天神,依彼林者,見佛行跡,低頭諦觀,修於佛念。時,有優樓鳥住於道中,行欲蹈佛足跡

佛足跡: 又作佛足石、佛腳石。即雕有佛陀足蹠,以表千輻輪等妙相之石。見佛之足蹠而參拜,如同參拜生身之佛,可滅除無量之罪障。印度、中國、日本,古來即有佛足石,崇敬佛足石之風亦甚普遍。初期印度之佛教,不敢直接模擬佛像,故多以法輪、菩提樹、塔、高座及佛足石,象徵佛陀或其所在之標幟,其後傳來我國、日本,佛足石遂成為禮拜對象。 (佛光大辭典)

爾時,天神即說偈言:

「汝今優樓鳥,  團目栖樹間,
莫亂如來跡,  壞我念佛境。」

時,彼天神說此偈已,默然念佛

雜阿含 1350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,依波吒利樹下住止。

時,有天神依彼林中住,即說偈言:

「今日風卒起,  吹波吒利樹,
落波吒利花,  供養於如來。」

落花水面皆佛法。

時,彼天神說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1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眾多比丘住支提山側,皆是阿練若比丘,著糞掃衣,常行乞食。

時,山神,依彼山住者,而說偈言:

「孔雀文繡身,  處鞞提醯山,
隨時出妙聲,  覺乞食比丘。
孔雀文繡身,  處鞞提醯山,
隨時出妙聲,  覺糞掃衣者。
孔雀文繡身,  處鞞提醯山,
隨時出妙聲,  覺依樹坐者。」

時,彼天神說此偈已,即默然住。

雜阿含 1352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眾多比丘住支提山,一切皆修阿練若行,著糞掃衣,常行乞食。

爾時,那娑佉多河岸崩,殺三營事比丘。

時,支提山住天神而說偈言:

「乞食阿蘭若,  慎莫營造立,
不見佉多河,  傍岸卒崩倒。
壓殺彼造立,  營事三比丘,
糞掃衣比丘,  慎莫營造立。
不見佉多河,  傍岸卒崩倒,
壓殺彼造立,  營事三比丘。
依樹下比丘,  慎莫營造立,
不見佉多河,  傍岸卒崩倒。
壓殺彼造立,  營事三比丘。」

時,彼天神說此偈已,即默然住。

雜阿含 1353 至 1362 經,比丘聽到各種世間的說法時,能夠以佛法作如理思維,不但不被外境所轉,反而因應外緣思維佛法更增長了智慧。

雜阿含 1353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異比丘住頻陀山。

爾時,山林大火卒起,舉山洞然。時,有俗人而說偈言:

「今此頻陀山,  大火洞熾然,
焚燒彼竹林,  亦燒竹苑實。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今彼俗人能說此偈,我今何不說偈答之?」

即說偈言:

「一切有熾然,  無慧能救滅,
焚燒諸受欲,  亦燒不作苦。」

有: 存在。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4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恒河側,住一林中。

時,有一族姓女,常為舅姑所責,至恒水岸邊,而說偈言:

「恒水我今欲,  隨流徐入海,
不復令舅姑,  數數見嫌責。」

時,彼比丘見族姓女,聞其說偈,作是念:「彼族姓女尚能說偈,我今何為不說偈答耶?」即說偈言:

「淨信我今欲,  隨彼八聖水,
徐流入涅槃,  不見魔自在。」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5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,去林不遠,有種瓜田。

時,有盜者夜偷其瓜,見月欲出,而說偈言:

「明月汝莫出,  待我斷其瓜,
我持瓜去已,  任汝現不現。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彼盜瓜者尚能說偈,我豈不能說偈答耶?」

即說偈言:

「惡魔汝莫出,  待我斷煩惱,
斷彼煩惱已,  任汝出不出。」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6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

時,有沙彌而說偈言:

「云何名為常?  乞食則為常。
云何為無常?  僧食為無常。
云何名為直?  唯因陀羅幢。
云何名為曲?  曲者唯見鉤。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此沙彌能說斯偈,我今何不說偈而答?」

即說偈言:

「云何名為常?  常者唯涅槃。
云何為無常?  謂諸有為法。
云何名為直?  謂聖八正道。
云何名為曲?  曲者唯惡徑。」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舍利弗弟子,服藥已,尋即食粥。

時,尊者舍利弗到瓦師舍,從乞瓦甌。時,彼瓦師即說偈言:

「云何得名勝?  而不施一錢。
云何勝實德?  於財無所減。」

從瓦師的提問,可瞭解瓦師並不想佈施。

爾時,舍利弗說偈答言:

「若不食肉者,  而施彼以肉,
諸修梵行者,  施之以女色,
不坐高床者,  施以高廣床,
於彼臨行者,  施以息止處,
如是等施與,  於財不損減,
是則有名譽,  而不捨一錢,
實德名稱流,  於財無所減。」

前段舍利弗有個隱藏的前提是,不知道對方需要或不需要某物。在這樣的情境,如果正好佈施對方不需要的物品,自己的錢財並不會減少,而能夠得到名聲。

時,彼瓦師復說偈言:

「汝今舍利弗,  所說實為善,
今施汝百甌,  非餘亦不得。」

舍利弗只需要一個甌,瓦師故意刁難舍利弗,故意一定要給舍利弗一百個甌。瓦師違反了前述舍利弗隱藏的前提。

尊者舍利弗說偈答言:

「彼三十三天,  炎魔兜率陀,
化樂諸天人,  及他化自在,
瓦鉢信以得,  而汝不生信。」

如果瓦師淨信佈施,可得生天之果報。

尊者舍利弗說此偈已,於瓦師舍默然出去。

雜阿含 135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

時,有貧士夫在於林側,作如是悕望思惟,而說偈言:

「若得豬一頭,  美酒滿一瓶,
盛持甌一枚,  人數數持與,
若得如是者,  當復何所憂。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此貧士夫尚能說偈,我今何以不說?」

即說偈言:

「若得佛法僧,  比丘善說法,
我不病常聞,  不畏眾魔怨。」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5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

時,彼比丘作如是思惟:「若得好劫貝,長七肘,廣二肘,作衣已,樂修善法。」

時,有天神,依彼林者,作是念:「此非比丘法,住於林中,作是思惟,悕望好衣。」

時,天神化作全身骨鏁,於彼比丘前舞,而說偈言:

「比丘思劫貝,  七肘廣六尺,
晝則如是想,  知夜何所思?」

時,彼比丘即生恐怖,其身戰悚,而說偈言:

「止止不須㲲,  今著糞掃衣,
晝見骨鏁舞,  知夜復何見?」

時,彼比丘心驚怖已,即正思惟,專精修習,斷諸煩惱,得阿羅漢。

雜阿含 1360 經

一般人追求外在之美,當外貌因緣而變得醜陋,便擔心不被他人喜愛。

智者追求煩惱的滅盡,達到涅槃後,受到十方大德的敬重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,得阿羅漢,諸漏已盡,所作已作,已捨重擔,斷諸有結,正智心善解脫。

時,有一女人於夜闇中,天時微雨,電光睒照,於林中過,欲詣他男子,倒深泥中,環釧斷壞,華瓔散落。時,彼女人而說偈言:

「頭髮悉散解,  花瓔落深泥,
鐶釧悉破壞,  丈夫何所著。」

一般人追求外在之美,當外貌因緣而變得醜陋,便擔心不被他人喜愛。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女人尚能說偈,我豈不能說偈答之?」

「煩惱悉斷壞,  度生死淤泥,
著纏悉散落,  十方尊見我。」

智者追求煩惱的滅盡,達到涅槃後,受到十方大德的敬重。

時,彼比丘說偈已,即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61 經

一般人的快樂來自於外境。

智者的快樂來自戒﹑定﹑慧﹑解脫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於河側一林樹間。

時,有丈夫與婦相隨,度河住於岸邊,彈琴嬉戲,而說偈言:

「愛念而放逸,  逍遙青樹間,
流水流且清,  琴聲極和美,
春氣調適遊,  快樂何是過。」

一般人的快樂來自於外境。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彼士夫尚能說偈,我豈不能說偈答之?」

「受持清淨戒,  愛念等正覺,
沐浴三解脫,  善以極清涼,
人道具莊嚴,  快樂豈過是。」

三解脫: 又曰三空。亦曰三三昧。具名三解脫門:一空解脫,二無相解脫,三無願解脫。三種之禪定也。(丁福保佛學大辭典)

智者的快樂來自戒﹑定﹑慧﹑解脫。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即默然而住。

雜阿含 1362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住一林中。

時,有天神見諸鴿鳥而說偈言:

「鴿鳥當積聚,  胡麻米粟等,
於山頂樹上,  高顯作巢窟,
若當天雨時,  安極飲食宿。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彼亦覺悟我。」即說偈言:

「凡夫積善法,  恭敬於三寶,
身壞命終時,  資神心安樂。」

時,彼比丘說此偈已,以即覺悟,專精思惟,除諸煩惱,得阿羅漢。

延伸閱讀


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: 雜阿含經卷第五十

CBETA: 雜阿含經 第 50 卷

(photo via ckhatri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