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讀經筆記]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九 安那般那念相應



雜阿含 801 經

本經說明有助於修安那般那念的準備功夫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五法,多所饒益修安那般那念

何等為五?

住於淨戒波羅提木叉律儀,威儀行處具足,於微細罪能生怖畏,受持學戒,是名第一多所饒益修習安那般那念。

波羅提木叉: 意譯別別解脫。即持守戒行,慎防身口七支之過非,以漸次解脫煩惱。 (佛光阿含藏)

復次,比丘,少欲、少事、少務,是名二法多所饒益修習安那般那念。

「少事、少務」有助於修安般念。「少,但是更好」是「少事、少務」的實踐方法。

復次,比丘,飲食知量,多少得中,不為飲食起求欲想,精勤思惟,是名三法多所饒益修安那般那念。

復次,比丘,初夜、後夜不著睡眠,精勤思惟,是名四法多所饒益修安那般那念。

初夜: 夜晚的前四分之一,約晚間六點至九點。

後夜: 夜晚的最後四分之一,約凌晨三點至六點。

復次,比丘,空閑林中,離諸憒鬧,是名五法多種饒益修習安那般那念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2 經

本經說明安那般那念的效用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修安那般那念

若比丘修習安那般那念多修習者,得身止息心止息有覺有觀寂滅純一明分想修習滿足。」

止息: 停止;熄滅,相當的南傳經文常作「寧靜 (古譯為「輕安」) 與冷靜」。 (莊春江阿含辭典)

輕安: 身心輕利安適,對所緣之境優游自適之精神作用。 (佛光大辭典)

寂滅、純一: 內心寂靜安穩、沒有雜念。

明分想: 「分」另譯為「支」,此處作「要素;成分」。明分想,指成就「明」的觀察與思惟之要素。  (莊春江阿含辭典)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3 經

本經說明安那般那念的修習方式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修習安那般那念

若比丘修習安那般那念,多修習者,得身心止息,有覺有觀,寂滅、純一,明分想修習滿足。

何等為修習安那般那念多修習已,身心止息,有覺有觀,寂滅、純一,明分想修習滿足?

是比丘若依聚落、城邑止住,晨朝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,善護其身,守諸根門,善繫心住

乞食已,還住處,舉衣鉢,洗足已,或入林中、閑房、樹下,或空露地,端身正坐,繫念面前,斷世貪愛,離欲清淨,瞋恚、睡眠、掉悔、疑斷,度諸疑惑,於諸善法心得決定。遠離五蓋煩惱於心,令慧力羸,為障礙分,不趣涅槃。

五蓋: 貪欲、瞋恚、睡眠、掉舉、疑五者能覆蓋心性,使不生善法,故稱「五蓋」。 (佛光阿含藏)

(身念處)

念於內息,繫念善學,念於外息,繫念善學。

內息: 入息。 (佛光阿含藏)

外息: 出息。 (佛光阿含藏)

繫念: 「繫念」是「念」的加強語氣,「專注」的意思。 (莊春江阿含辭典)

善學: 正確地、充分地修學。  (莊春江阿含辭典)

息長息短。

覺知一切身入息,於一切身入息善學,覺知一切身出息,於一切身出息善學。

覺知一切身入息: 入息時,覺知身體一切的變化。

覺知一切身行息入息,於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學,覺知一切身行息出息,於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學。

身行: 呼吸。

身行息: 呼吸止息。

覺知一切身行息入息: 入息時覺知呼吸變得寧靜沈細 (止息)。

(受念處)

覺知喜,覺知樂,覺知心行。

心行: 感受。


覺知心行息入息,於覺知心行息入息善學;覺知心行息出息,於覺知心行息出息善學。

心行息: 感受止息。

覺知心行息入息: 入息時,覺知感受變得平靜 (止息)。

(心念處)

覺知心。

覺知心悅。

覺知心定。

覺知心解脫入息,於覺知心解脫入息善學,覺知心解脫出息,於覺知心解脫出息善學。

心解脫: 心離無蓋煩惱。

(法念處)

觀察無常。

觀察斷。

觀察無欲。

觀察滅入息,於觀察滅入息善學;觀察滅出息,於觀察滅出息善學。

觀察滅入息: 入息時觀察苦的平息 (滅)。


是名修安那般那念,身止息、心止息,有覺有觀,寂滅、純一,明分想修習滿足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4 經

本經說明安那般那念的效用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修安那般那念

安那般那念修習多修習者,斷諸覺想

云何安那般那念修習多修習斷諸覺想?若比丘依止聚落、城邑住……」如上廣說,乃至「於出息滅善學,是名安那般那念修習多修習斷諸覺想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如斷覺想,如是不動搖得大果大福利,如是得甘露究竟甘露,得二果四果七果,一一經亦如上說。

雜阿含 805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如我所說安那般那念,汝等修習不?」

時,有比丘名阿梨瑟吒,於眾中坐,即從座起,整衣服,為佛作禮,右膝著地,合掌白佛言:「世尊,世尊所說安那般那念,我已修習。」

佛告阿梨瑟吒比丘:「汝云何修習我所說安那般那念?」

比丘白佛:「世尊,我於過去諸行不顧念,未來諸行不生欣樂,於現在諸行不生染著,於內外對礙想善正除滅。我已如是修世尊所說安那般那念。」

內外對礙想: 眼見色、耳聞聲等自身內五根對外五境所起的有對想。「有對想」指根境成對而有的想法,也有解為有對立而有障礙的想法。

佛告阿梨瑟吒比丘:「汝實修我所說安那般那念,非不修,然其比丘於汝所修安那般那念所,更有勝妙過其上者。

何等是勝妙過阿梨瑟吒所修安那般那念者?是比丘依止城邑、聚落……」如前廣說,乃至「於滅出息觀察善學,是名,阿梨瑟吒比丘,勝妙過汝所修安那般那念者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6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於晨朝時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食已,還精舍,舉衣鉢,洗足已,持尼師檀入安陀林,坐一樹下,晝日禪思。

尼師檀: 譯為坐具、隨坐衣、敷具,指坐臥時,敷地護身,又為布於臥具上護臥具之具。 (佛光阿含藏)

時,尊者罽賓那亦晨朝時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還,舉衣鉢,洗足已,持尼師檀入安陀林,於樹下坐禪,去佛不遠,正身不動,身心正直,勝妙思惟。

爾時,眾多比丘晡時從禪覺,往詣佛所,稽首禮佛足,退坐一面。

佛語諸比丘:「汝等見尊者罽賓那不?去我不遠,正身端坐,身心不動,住勝妙住。」

諸比丘白佛:「世尊,我等數見彼尊者正身端坐,善攝其身,不傾不動,專心勝妙。」

佛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修習三昧,身心安住,不傾不動,住勝妙住者,此比丘得此三昧,不勤方便,隨欲即得。」

諸比丘白佛:「何等三昧,比丘得此三昧,身心不動,住勝妙住?」

佛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依止聚落,晨朝著衣持鉢,入村乞食已,還精舍,舉衣鉢,洗足已,入林中,若閑房、露坐,思惟繫念,乃至息滅觀察善學,是名三昧,若比丘端坐思惟,身心不動,住勝妙住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一奢能伽羅林中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欲二月坐禪,諸比丘勿復往來,唯除送食比丘及布薩時。」爾時,世尊作是語已,即二月坐禪,無一比丘敢往來者,唯除送食及布薩時。

布薩: 僧團中每半月說戒一次,自知犯戒者,即於大眾面前數說罪行,並懺悔之。 (佛光阿含藏)

爾時,世尊坐禪二月過已,從禪覺,於比丘僧前坐,告諸比丘:「若諸外道出家來問汝等:『沙門瞿曇於二月中云何坐禪?』汝應答言:『如來二月以安那般那念坐禪思惟住。』

所以者何?我於此二月念安那般那,多住思惟,入息時念入息如實知,出息時念出息如實知。若長若短,一切身覺入息念如實知,一切身覺出息念如實知。身行休息入息念如實知,乃至滅出息念如實知。我悉知已,我時作是念:『此則麁思惟住,我今於此思惟止息已,當更修餘微細修住而住。』

爾時,我息止麁思惟已,即更入微細思惟,多住而住。時,有三天子,極上妙色,過夜來至我所。

天子: 天界的眾生。

一天子作是言:『沙門瞿曇時到。』

時到: 命終。

復有一天子言:『此非時到,是時向至。』

時向至: 即將命終。

第三天子言:『非為時到,亦非時向至,此則修住,是阿羅訶寂滅耳。』」

修住: 修習禪定。

阿羅訶寂滅: 阿羅漢入定,身心止息。

佛告諸比丘:「若有正說,聖住、天住、梵住、學住、無學住、如來住,學人所不得當得,不到當到,不證當證,無學人現法樂住者,謂安那般那念,此則正說。

聖住: 得如實知苦、集、滅、道四聖諦者住於聖住。

天住: 得初、二、三、四禪者,住於天住。 

梵住: 得慈、悲、喜、捨四無量心 (定) 者,住於梵住。 

學住: 有學聖者之住息處。 

無學住: 無學聖者之住息處。 

如來住: 得無上正覺者住於如來住。

現法樂住: 當生保持在安樂中。 (莊春江阿含辭典)

現法樂住: 禪定七名中之一。禪定者,離一切之妄想而現受法味之樂安住不動,故名。 (丁福保佛學大辭典) 

所以者何?安那般那念者,是聖住、天住、梵住,乃至無學現法樂住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迦毘羅越尼拘律樹園中。

爾時,釋氏摩訶男詣尊者迦磨比丘所,禮迦磨比丘足已,退坐一面。語迦磨比丘言:「云何?尊者迦磨,學住者為即是如來住耶?為學住異、如來住異?」

學住異、如來住異: 學住和如來住不同。

迦磨比丘答言:「摩訶男,學住異、如來住異。

摩訶男,學住者,斷五蓋多住。

斷五蓋多住: 經常處於斷五蓋的狀態。

如來住者,於五蓋已斷已知,斷其根本,如截多羅樹頭,更不生長,於未來世成不生法。

一時,世尊住一奢能伽羅林中。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『我欲於此一奢能伽羅林中二月坐禪,汝諸比丘勿使往來,唯除送食比丘及布薩時……』廣說如前,乃至『無學現法樂住。以是故知,摩訶男,學住異、如來住異。』」

釋氏摩訶男聞迦磨比丘所說歡喜,從座起去。

雜阿含 80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金剛聚落跋求摩河側薩羅梨林中。

爾時,世尊為諸比丘說不淨觀,讚歎不淨觀言:「諸比丘修不淨觀,多修習者,得大果大福利。」

時,諸比丘修不淨觀已,極厭患身,或以刀自殺,或服毒藥,或繩自絞、投巖自殺,或令餘比丘殺。

有異比丘極生厭患惡露不淨,至鹿林梵志子所,語鹿林梵志子言:「賢首,汝能殺我者,衣鉢屬汝。」

時,鹿林梵志子即殺彼比丘,持刀至跋求摩河邊,洗刀時,有魔天住於空中,讚鹿林梵志子言:「善哉,善哉,賢首,汝得無量功德,能令諸沙門釋子持戒有德,未度者度,未脫者脫,未穌息者令得穌息,未涅槃者令得涅槃,諸長利衣鉢雜物悉皆屬汝。」

時,鹿林梵志子聞讚歎已,增惡邪見,作是念:「我今真實大作福德,令沙門釋子持戒功德者,未度者度,未脫者脫,未穌息者令得穌息,未涅槃者令得涅槃,衣鉢雜物悉皆屬我。」於是手執利刀,循諸房舍、諸經行處、別房、禪房,見諸比丘,作如是言:「何等沙門持戒有德,未度者我能令度,未脫者令脫,未穌息者令得穌息,未涅槃令得涅槃?」

時,有諸比丘厭患身者,皆出房舍,語鹿林梵志子言:「我未得度,汝當度我;我未得脫,汝當脫我;我未得穌息,汝當令我得穌息;我未得涅槃,汝當令我得涅槃。」

時,鹿林梵志子即以利刀殺彼比丘,次第,乃至殺六十人。

爾時,世尊至十五日說戒時,於眾僧前坐,告尊者阿難:「何因何緣諸比丘轉少、轉減、轉盡?」

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為諸比丘說修不淨觀,讚歎不淨觀。諸比丘修不淨觀已,極厭患身……」廣說乃至「殺六十比丘」。「世尊,以是因緣故,令諸比丘轉少、轉減、轉盡。唯願世尊更說餘法,令諸比丘聞已,勤修智慧,樂受正法,樂住正法。」

佛告阿難:「是故,我今次第說,住微細住,隨順開覺,已起、未起惡不善法速令休息,如天大雨,起、未起塵能令休息。如是,比丘,修微細住,諸起、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,阿難,何等為微細住多修習,隨順開覺,已起、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?謂安那般那念住。」

隨順: 依著次第;照著順序。

開覺: 使之醒悟。

阿難白佛:「云何修習安那般那念住,隨順開覺,已起、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?」

佛告阿難:「若比丘依止聚落……」如前廣說,乃至「如滅出息念而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尊者阿難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0 經

本經說明修安那般那念,滿足四念處。

修四念處,滿足七覺支。

修七覺支,滿足明、解脫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金剛跋求摩河側薩羅梨林中。

爾時,尊者阿難獨一靜處,思惟禪思,作如是念:「頗有一法,修習多修習,令四法滿足;四法滿足已,七法滿足;七法滿足已,二法滿足?」

時,尊者阿難從禪覺已,往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,我獨一靜處,思惟禪思,作是念:『頗有一法,多修習已,令四法滿足,乃至二法滿足?我今問世尊,寧有一法,多修習已,能令,乃至二法滿足耶?』」

佛告阿難:「有一法,多修習已,乃至能令二法滿足。何等為一法?謂安那般那念。多修習已,能令四念處滿足;四念處滿足已,七覺分滿足;七覺分滿足已,明、解脫滿足。

云何修安那般那念,四念處滿足?是比丘依止聚落,乃至如滅出息念學。

(身念處)

阿難,如是聖弟子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,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。



一切身行覺知,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,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。

身行休息入息念時,如身行休息入息念學;身行休息出息念時,如身行休息出息念學。

聖弟子爾時身身觀念住,異於身者,彼亦如是隨身比思惟。

身身觀念住: 注意力維持在身上觀察身的變化。

異於身者,彼亦如是隨身比思惟: 和身不同的 (受、心、法),也依此類推思惟。

若有時聖弟子喜覺知樂覺知心行覺知

心行息覺知。

入息念時如心行息入息念學,心行息出息念時如心行息出息念學。

是聖弟子爾時受受觀念住,若復異受者,彼亦隨受比思惟。

受受觀念住: 注意力維持在感受上觀察感受的變化。

有時聖弟子心覺知

心悅、心定、心解脫覺知。

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,心解脫出息念時如心解脫出息念學。

是聖弟子爾時心心觀念住,若有異心者,彼亦隨心比思惟。

心心觀念住: 注意力保持在心念上觀察心念的變化。

若聖弟子有時觀無常無欲

如無常、斷、無欲、滅觀住學,是聖弟子爾時法法觀念住,異於法者,亦隨法比思惟。

法法觀念住: 注意力保持在法上觀察法的變化。

是名修安那般那念,滿足四念處。」

阿難白佛:「如是修習安那般那念,令四念處滿足。云何修四念處,令七覺分滿足?」

佛告阿難:「若比丘身身觀念住,念住已,繫念住不忘,爾時方便修念覺分,修念覺分已,念覺分滿足。

念覺滿足已,於法選擇思量,爾時方便修擇法覺分,修擇法覺分已,擇法覺分滿足。

於法選擇分別思量已,得精勤方便,爾時方便修習精進覺分,修精進覺分已,精進覺分滿足。

方便精進已,則心歡喜,爾時方便修喜覺分,修喜覺分已,喜覺分滿足。

歡喜已,身心猗息,爾時方便修猗覺分,修猗覺分已,猗覺分滿足。

身心樂已,得三昧,爾時修定覺分,修定覺分已,定覺分滿足。

定覺分滿足已,貪憂則滅,得平等捨,爾時方便修捨覺分,修捨覺分已,捨覺分滿足。

平等捨: 寧靜而不執著。

受、心、法法念處亦如是說,是名修四念處,滿足七覺分。」

阿難白佛:「是名修四念處,滿足七覺分。云何修七覺分,滿足明、解脫?」

佛告阿難:「若比丘修念覺分,依遠離、依無欲、依滅、向於捨;修念覺分已,滿足明、解脫。

乃至修捨覺分,依遠離、依無欲、依滅、向於捨,如是修捨覺分已,明、解脫滿足。

阿難,是名法法相類、法法相潤。如是十三法,一法為增上,一法為門,次第增進,修習滿足。」

增上: 即增勝上進之意,亦即加強力量以助長進展作用,令事物更形強大。 (佛光大辭典)。

門: 方法。

佛說此經已,尊者阿難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1-812 經

如是異比丘所問,佛問諸比丘亦如上說。

雜阿含 813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金毘羅聚落金毘林中。

爾時,世尊告尊者金毘羅:「我今當說精勤修習四念處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」

爾時,尊者金毘羅默然住,如是再三。

爾時,尊者阿難語尊者金毘羅:「今大師告汝。」如是三說。

尊者金毘羅語尊者阿難:「我已知。尊者阿難。我已知。尊者瞿曇。」

爾時,尊者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,是時。世尊,是時。善逝,唯願為諸比丘,說精勤修四念處,諸比丘聞已,當受奉行。」

佛告阿難:「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若比丘入息念時,如入息學;乃至滅出息時,如滅出息學。爾時聖弟子念入息時,如念入息學,乃至身行止息、出息時,如身行止息、出息學,爾時聖弟子身身觀念住;爾時聖弟子身身觀念住已,如是知善內思惟。」

佛告阿難:「譬如有人乘車輿從東方顛沛而來,當於爾時,踐蹈諸土堆壟不?」

阿難白佛:「如是,世尊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如是聖弟子念入息時,如入息念學……」如是乃至「善內思惟」。

「若爾時聖弟子覺知喜,乃至覺知意行息學,聖弟子受受觀念住;聖弟子受受觀念已,如是知善內思惟。譬如有人乘車輿從南方顛沛而來。云何?阿難,當踐蹈土堆壟不?」

阿難白佛:「如是,世尊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如是聖弟子受受觀念住,知善內思惟。

若聖弟子覺知心;欣悅心;定心;解脫心入息,如解脫心入息學,解脫心出息,如解脫心出息學,爾時聖弟子心心觀念住;如是聖弟子心心觀念住已,知善內思惟。譬如有人乘車輿從西方來,彼當踐蹈土堆壟不?」

阿難白佛:「如是,世尊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如是聖弟子覺知心……」乃至「心解脫出息,如心解脫出息學,如是聖弟子,爾時心心觀念住」

「知善內思惟,善於身受心,貪憂滅捨,爾時聖弟子法法觀念住;如是聖弟子法法觀念住已,知善內思惟。阿難,譬如四衢道有土堆壟,有人乘車輿從北方顛沛而來,當踐蹈土堆壟不?」

阿難白佛:「如是,世尊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如是,聖弟子法法觀念住,知善內思惟。阿難,是名比丘精勤方便修四念處。」

佛說此經已,尊者阿難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4 經

本經說明安那般那念的效用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修安那般那念。修安那般那念多修習已,身不疲倦,眼亦不患,樂隨順觀住,樂覺知,不染著樂。

云何修安那般那念,身不疲倦,眼亦不患,樂隨觀住,樂覺知,不染著樂?

是比丘依止聚落,乃至觀滅出息時如滅出息學,是名修安那般那念,身不疲倦,眼亦不患,樂隨觀住,樂覺知,不染著樂。

如是修安那般那念者,得大果大福利。是比丘欲求離欲、惡不善法,有覺有觀,離生喜樂,初禪具足住,是比丘當修安那般那念。

如是修安那般那念,得大果大福利。是比丘欲求第二、第三、第四禪慈、悲、喜、捨,空入處、識入處、無所有入處、非想非非想入處具足三結盡,得須陀洹果

三結盡,貪、恚、癡薄,得斯陀含果

五下分結盡,得阿那含果得無量種神通力,天耳、他心智、宿命智、生死智、漏盡智者

如是比丘當修安那般那念。如是安那般那念,得大果大福利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5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夏安居。爾時,眾多上座聲聞於世尊左右樹下、窟中安居。時,有眾多年少比丘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

佛為諸年少比丘種種說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,示、教、照、喜已,默然住。

諸年少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座起,作禮而去。

諸年少比丘往詣上座比丘所,禮諸上座足已,於一面坐。

時,諸上座比丘作是念:「我等當攝受此諸年少比丘,或一人受一人,或一人受二、三、多人。」作是念已,即便攝受,或一人受一人,或受二、三、多人,或有上座乃至受六十人。

爾時,世尊十五日布薩時,於大眾前敷座而坐。

爾時,世尊觀察諸比丘已,告比丘:「善哉,善哉,我今喜諸比丘行諸正事。是故,比丘,當勤精進。」

於此舍衛國,滿迦低月,諸處人間比丘聞世尊於舍衛國安居,滿迦低月滿已,作衣竟,持衣鉢,於舍衛國人間遊行。漸至舍衛國,舉衣鉢,洗足已,詣世尊所,稽首禮足已,退坐一面。

滿迦低月: 月令名,為印度曆第八個月,正當雨季的最後一個月,相當於我國陰曆八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。 (佛光阿含藏)

爾時,世尊為人間比丘種種說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已,默然住。

爾時人間比丘聞佛說法,歡喜隨喜,從座起,作禮而去。往詣上座比丘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。

時,諸上座作是念:「我等當受此人間比丘,或一人受一人,或二、三,乃至多人。」即便受之,或一人受一人,或二、三,乃至有受六十人者。彼上座比丘受諸人間比丘,教誡、教授,善知先後次第。

爾時,世尊月十五日布薩時,於大眾前敷座而坐,觀察諸比丘眾,告諸比丘:「善哉,善哉,諸比丘,我欣汝等所行正事,樂汝等所行正事。諸比丘,過去諸佛亦有比丘眾所行正事如今此眾,未來諸佛所有諸眾亦當如是所行正事如今此眾。所以者何?今此眾中諸長老比丘,有得初禪、第二禪、第三禪、第四禪,慈、悲、喜、捨,空入處、識入處、無所有入處、非想非非想處具足住。

有比丘三結盡,得須陀洹,不墮惡趣法,決定正向三菩提,七有天人往生,究竟苦邊。

有比丘三結盡,貪、恚、癡薄,得斯陀含。

有比丘五下分結盡,得阿那含,生般涅槃,不復還生此世。

有比丘得無量神通境界,天耳、他心智、宿命智、生死智、漏盡智。

有比丘修不淨觀,斷貪欲,修慈心,斷瞋恚,修無常想,斷我慢,修安那般那念,斷覺想。

云何?比丘,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?是比丘依止聚落,乃至觀滅出息如觀滅出息學,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延伸閱讀


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: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九

CBETA: 雜阿含經 第29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