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讀經筆記] 增壹阿含經 壹入道品第十二


第 1 經

本經說明專注心念,修習八正道 (正見、正知、正業、正命、正方便、正語、正念、正定),以滅除煩惱、得到大智慧、證得涅槃的次第:

1. 滅除五蓋 (五種覆蓋心識、阻礙善法發生的煩惱): 貪欲、瞋恚、掉舉、眠睡、疑。

2. 修習四念處
2.1 身念處: 觀身體的各個部位,觀身不淨、無有可貪,觀身之地、水、火、風,觀死屍,觀身與死屍同、無常無有可貪。
2.2 受念處: 觀樂受、苦受、不苦不樂受;當升起樂、苦、不苦不樂等感受時,能夠覺察到這樣的感受;觀察感受變化無常,感受的源起變化無常,無可依靠,因此能夠斷除雜念,不升起世間種種與解脫修學無關的思惟,沒有恐怖,滅除憂愁苦惱。

2.3 心念處: 當升起愛欲心、瞋恚心、愚癡心、愛念心、受入心、亂念心、散落心、普遍心、大心、無量心、三昧心、解脫心時,能夠覺察到這樣的心念升起;各種心念止息時,能夠覺察到心念的止息;觀察心念變化無常,心念的源起變化無常,無可依靠,因此能夠斷除雜念,不升起世間種種與解脫修學無關的思惟,沒有恐怖,滅除憂愁苦惱。

2.4 法念處: 修七覺支 (覺悟的七個要素: 念覺支、擇法覺支、精進覺支、喜覺支、輕安覺支、定覺支、捨覺支);修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;因此能夠斷除雜念,不升起世間種種與解脫修學無關的思惟,沒有恐怖,滅除憂愁苦惱。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一入道,淨眾生行,除去愁憂,無有諸惱,得大智慧,成泥洹證。

所謂當滅五蓋,思惟四意止

云何名為一入

所謂專一心,是謂一入。

云何為

所謂賢聖八品道,一名正見,二名正治,三名正業,四名正命,五名正方便,六名正語,七名正念,八名正定,是謂名道,是謂一入道。

云何當滅五蓋

所謂貪欲蓋、瞋恚蓋、調戲蓋、眠睡蓋、疑蓋,是謂當滅五蓋。

調戲: 即掉舉,心浮躁而不安。

云何思惟四意止

於是,比丘內自觀,除去惡念,無有愁憂;外自觀身,除去惡念,無有愁憂;內外觀身,除去惡念,無有愁憂。

內觀痛痛而自娛樂,外觀痛痛,內外觀痛痛。

痛痛: 指感受。

自娛樂: 保持在一狀態中,又譯為「具足住」。

內觀而自娛樂,外觀心,內外觀心。

內觀,外觀法,內外觀法而自娛樂。

云何比丘內觀而自娛樂?

於是,比丘觀此身隨其性行,從頭至足,從足至頭,觀此身中皆悉不淨,無有可貪。

復觀此身有毛、髮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腦、脂膏、腸、胃、心、肝、脾、腎之屬,皆悉觀知。

屎、尿、生熟二藏、目淚、唾、涕、血脈、肪、膽,皆當觀知,無可貪者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觀身自娛樂,除去惡念,無有愁憂。

復次,比丘!還觀此身有地種耶?水、火、風種耶?

如是,比丘觀此身。

復次,比丘!觀此身,分別諸界,此身有四種,猶如巧能屠牛之士、若屠牛弟子,解牛節解,而自觀見此是腳,此是心,此是節,此是頭。

如是,彼比丘分別此界,而自觀察此身有地、水、火、風種。

如是,比丘觀身而自娛樂。

復次,比丘!觀此身有諸孔,漏出不淨。

猶如彼人觀竹園,若觀葦叢。

如是,比丘觀此身有諸孔,漏出諸不淨。

復次,比丘!觀死屍,或死一宿,或二宿,或三宿、四宿,或五宿、六宿、七宿,身體膨脹,臭處不淨。

復自觀身與彼無異,吾身不免此患。

若復比丘觀死屍,烏鵲、[至鳥]鳥所見噉食;或為虎狼、狗犬、虫獸之屬所見噉食。

復自觀身與彼無異,吾身不離此患。

是謂比丘觀身而自娛樂。

復次,比丘!觀死屍,或噉半散落在地,臭處不淨。

復自觀身與彼無異,吾身不離此法。

復次,觀死屍,肉已盡,唯有骨在,血所塗染。

復以此身觀彼身亦無有異。

如是,比丘觀此身。

復次,比丘!觀死屍筋纏束薪。

復自觀身與彼無異。

如是,比丘觀此身。

復次,比丘!觀死屍骨節分散,散在異處,或手骨、腳骨各在一處;或膞骨,或腰骨,或尻骨,或臂骨,或肩骨,或脇骨,或脊骨,或項骨,或髑髏。

復以此身與彼無異,吾不免此法,吾身亦當壞敗。

如是,比丘觀身而自娛樂。

復次,比丘!觀死屍白色、白珂色。

復自觀身與彼無異,吾不離此法。

是謂比丘自觀身。

復次,比丘!若見死屍、骨青、瘀想,無可貪者,或與灰土同色不可分別。

如是,比丘!自觀身除去惡念,無有愁憂;此身無常,為分散法。

如是,比丘內自觀身,外觀身,內外觀身,解無所有。

云何比丘內觀痛痛

於是,比丘得樂痛時,即自覺知我得樂痛;得苦痛時,即自覺知我得苦痛;得不苦不樂痛時,即自覺知我得不苦不樂痛。

若得食樂痛時,便自覺知我得食樂痛;若得食苦痛時,便自覺知我得食苦痛;若得食不苦不樂痛時,亦自覺知我食不苦不樂痛。

若得不食樂痛時,便自覺知我得不食樂痛;若得不食苦痛時,亦自覺知我不食苦痛;若得不食不苦不樂痛時,亦自覺知我得不食不苦不樂痛。

如是,比丘內自觀痛。

復次。若復比丘得樂痛時,爾時不得苦痛,爾時自覺知我受樂痛。

若得苦痛時,爾時不得樂痛,自覺知我受苦痛。

若得不苦不樂痛時,爾時無苦無樂,自覺知我受不苦不樂痛。

彼習法而自娛樂,亦觀盡法,復觀習盡之法。

或復有痛而現在前可知可見,思惟原本,無所依倚而自娛樂,不起世間想;於其中亦不驚怖,以不驚怖,便得泥洹:生死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有,如真實知。

世間想: 世間種種與解脫修學無關的思惟。

如是,比丘內自觀痛,除去亂念,無有愁憂;外自觀痛,內外觀痛,除去亂念,無有愁憂。

如是,比丘內外觀痛。

云何比丘觀心、心法而自娛樂?

於是,比丘有愛欲心,便自覺知有愛欲心;無愛欲心,亦自覺知無愛欲心。

有瞋恚心,便自覺知有瞋恚心;無瞋恚心,亦自覺知無瞋恚心。

有愚癡心,便自覺知有愚癡心;無愚癡心,便自覺知無愚癡心。

有愛念心,便自覺知有愛念心;無愛念心,便自覺知無愛念心。

有受入心,便自覺知有受入心;無受入心,便自覺知無受入心。

受入心: 心念處於收攝的狀態。

有亂念心,便自覺知有亂心;無亂心,便自覺知無亂心。

有散落心,亦自覺知有散落心;無散落心,便自覺知無散落心。

有普遍心,便自覺知有普遍心;無普遍心,便自覺知無普遍心。

有大心,便自覺知有大心;無大心,便自覺知無大心。

有無量心,便自覺知有無量心;無無量心,便自覺知無無量心。

有三昧心,便自覺知有三昧心;無三昧心,便自覺知無三昧心。

未解脫心,便自覺知未解脫心;已解脫心,便自覺知已解脫心。

如是,比丘心相觀意止。

觀習法,觀盡法,并觀習盡之法,思惟法觀而自娛樂。

可知、可見、可思惟、不可思惟,無所猗,不起世間想,已不起想,便無畏怖;已無畏怖,便無餘;已無餘,便涅槃:生死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有,如實知之。

如是,比丘內自觀心心意止,除去亂念,無有憂愁;外觀心,內外觀心心意止。

如是,比丘心心相觀意止。

云何比丘法相觀意止?

於是,比丘修念覺意,依觀、依無欲、依滅盡,捨諸惡法。

修法覺意、修精進覺意、修念覺意、修猗覺意、修三昧覺意、修護覺意,依觀、依無欲、依滅盡,捨諸惡法。

如是,比丘法法相觀意止。

復次,比丘!於愛欲解脫,除惡不善法,有覺、有觀,有猗念,樂於初禪而自娛樂。如是,比丘法法相觀意止。

復次,比丘!捨有覺、有觀,內發歡喜,專其一意,成無覺、無觀,念猗喜安,遊二禪而自娛樂。如是,比丘法法相觀意止。

復次,比丘!捨於念,修於護,恒自覺知身覺樂,諸賢聖所求,護念清淨,行於三禪。如是,比丘法法相觀意止。

復次,比丘!捨苦樂心,無復憂喜,無苦無樂,護念清淨,樂於四禪。如是,比丘法、法相觀意止。

彼行習法,行盡法,并行習盡之法而自娛樂,便得法意止而現在前。

可知可見,除去亂想,無所依猗,不起世間想;已不起想,便無畏怖;已無畏怖,生死便盡;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有,如實知之。

諸比丘!依一入道眾生得清淨,遠愁憂,無復喜想,便逮智慧,得涅槃證。

所謂滅五蓋,修四意止也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2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於是中不見一法速磨滅者,憎嫉梵行。

沒有比憎恨、忌妒更快速損毀清淨的修行的了。

是故,諸比丘!當修行慈忍,身行慈,口行慈,意行慈。

慈忍: 慈悲、忍辱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3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有一人出現世時,諸天、人民、魔及魔天、沙門、婆羅門,最尊最上,無與等者,福田第一,可事可敬。

云何為一人?

所謂多薩阿竭.阿羅呵.三耶三佛。

多薩阿竭.阿羅呵.三耶三佛: 佛陀。「多薩阿竭」為「如來」的音譯,「阿羅呵」為「應供」的音譯,「三耶三佛」為「等正覺」的音譯,是如來十號的前三個,這裡以這三個稱號來代表佛陀。

是謂一人出現世時,過諸天、人民、阿須倫、魔及魔天、沙門、婆羅門上,最尊最上,無與等者,福田第一,可事可敬。

如是,諸比丘!常當供養如來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4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其有瞻視病者,則為瞻視我已;有看病者,則為看我已。

瞻視病者: 慈悲心的實踐。

所以然者,我今躬欲看視疾病。

諸比丘!我不見一人於諸天、世間、沙門、婆羅門施中,最上無過是施。

其行是施,爾乃為施,獲大果報,得大功德,名稱普至,得甘露法味。

所謂如來.至真.等正覺,知施中最上無過是施。

其行是施,爾乃為施,獲大果報,得大功德。

我今因此因緣而作是說:『瞻視病者,則為瞻視我已而無有異,汝等長夜獲大福祐。』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5 經

本經世尊說明頭陀行的內容,並鼓勵讚嘆頭陀行,提醒不要毀謗頭陀行。

雖然頭陀行像是獨善其身,但乞食能夠讓其他人有機會布施,且行頭陀行能夠證悟涅槃,因此不要毀謗頭陀行。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其有歎譽阿練若者,則為歎譽我已。所以然者,我今恒自歎譽阿練若行。其有誹謗阿練若者,則為誹謗我已。

阿練若: 離開聚落,寂靜而適合修行的地方。十二頭陀行之一。

其有歎說乞食,則為歎譽我已。所以然者,我恒歎說能乞食者。其有謗毀乞食,則為毀我已。

其有歎說獨坐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所以然者,我恒歎說能獨坐者。其有毀獨坐者,則為毀我已。

其有歎譽一坐一食者,則為歎譽我已。所以然者,我恒歎譽一坐一食者。其有毀者,則為毀我已。

一坐一食: 一天只吃一餐,即日中一食,而且一離開座位就算結束用餐,不會再吃更多東西,這是十二頭陀行之一。本經中提到「一坐一食」是戒律之一,但現存的出家戒律只要求過午不食,沒有強制要求日中一食,可能佛陀立了此戒後來放寬了規定。

若有歎說坐樹下者,則為歎說我身無異。所以然者,我恒歎譽在樹下者。若有毀彼在樹下者,則為毀我已。

其有歎說露坐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所以者何?我恒歎說露坐者。其有毀辱露坐者,則毀辱我已。

其有歎說空閑處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所以者何?我恒歎說空閑處者。其有毀辱空閑處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其有歎說著五納衣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所以者何?我恒歎說著五納衣者。其有毀辱著五納衣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五納衣: 撿拾被丟棄的衣物,清洗後縫製成的衣服,來源包括「道路棄衣、糞掃處衣、河邊棄衣、蟻穿破衣、破碎衣」這五種,也可指「火燒衣、水漬衣、鼠咬衣、牛嚼衣、嬭母棄衣」這五種。又譯作「糞掃衣」。穿五納衣而不穿施主布施的衣服是十二頭陀行之一。

其有歎說持三衣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何以故?我恒歎說持三衣者。其有毀辱持三衣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其有歎說在塚間坐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何以故?我恒歎說在塜間坐者。其有毀辱在塚間坐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其有歎一食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何以故?我恒歎說一食者。其有毀辱一食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一食: 一天只吃一餐。

其有歎說日正中食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何以故?我恒歎說正中食者。其有毀辱正中食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其有歎說諸頭陀行者,則為歎說我已。所以然者,我恒歎說諸頭陀行。其有毀辱諸頭陀行者,則為毀辱我已。

我今教諸比丘!當如大迦葉所行,無有漏失者。所以然者,迦葉比丘有此諸行。

大迦葉: 比丘名,在佛成道後第三年隨佛出家,第九日即證得阿羅漢。佛陀稱讚他「十二頭陀,難得之行」第一,並曾在輕視大迦葉尊者衣服破爛的比丘前,讓半座給他坐。又譯為「摩訶迦葉」。

是故,諸比丘!所學常當如大迦葉。

如是,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6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,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。

爾時,尊者大迦葉住阿練若,到時乞食,不擇貧富,一處一坐,終不移易,樹下,露坐,或空閑處,著五納衣,或持三衣,或在塚間,或時一食,或正中食,或行頭陀,年高長大。

爾時,尊者大迦葉食後,便詣一樹下禪定。

禪定已,從坐起,整衣服,往至世尊所。

是時,世尊遙見迦葉來,世尊告曰:「善來,迦葉!」

時,迦葉便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在一面坐。

世尊告曰:「迦葉!汝今年高長大,志衰朽弊。

汝今可捨乞食,乃至諸頭陀行,亦可受諸長者請,并受衣裳。」

迦葉對曰:「我今不從如來教。所以然者,若當如來不成無上正真道者,我則成辟支佛

辟支佛: 沒有老師教導,自己觀因緣而覺悟解脫,且不為大眾說法的聖者。又譯為「緣覺」、「獨覺」。

然彼辟支佛盡行阿練若,到時乞食,不擇貧富,一處一坐,終不移易,樹下,露坐,或空閑處,著五納衣,或持三衣,或在塚間,或時一食,或正中食,或行頭陀。

如今不敢捨本所習,更學餘行。」

世尊告曰:「善哉!善哉!迦葉!多所饒益,度人無量,廣及一切,天、人得度。

所以然者,若,迦葉!此頭陀行在世者,我法亦當久在於世。

設法在世,益增天道,三惡道便減,亦成須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……,三乘之道,皆存於世。

諸比丘!所學皆當如迦葉所習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7 經

本經及以下幾經中,幾位比丘修行得到成就,但因貪著利養而退轉,導致墮至三惡道。

要不時提醒自己,莫忘初心,滅除貪、瞋、癡。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利養甚重,令人不得至無上正真之道。

利養: 以利益保養身體。

利養源自於貪。

所以然者,諸比丘!彼提婆達兜愚人,取彼王子婆羅留支五百釜食供養。

提婆達兜: 阿難尊者的兄長,佛陀的堂兄弟,曾加入佛教僧團,在修成神通後貪取名利而自立教團,吸收阿闍世王的供養,與佛陀為敵。又譯為「提婆達多」、「調達」。

婆羅留支: 阿闍世王之別稱。義譯折指、無指。阿闍世王初生時,相者言凶,其父遂令人從樓上拋下而不死,但斷損一指,故以為名。

設彼不與者,提婆達兜愚人終不作此惡。

以婆羅留支王子五百釜食日來供養,是故提婆達兜起五逆惡,身壞命終,生摩訶阿鼻地獄中。

以此方便,當知利養甚重,令人不得至無上正真之道。

若未生利養心不應生,已生當滅之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8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,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。

爾時,提婆達兜壞亂眾僧,壞如來足,教阿闍世取父王殺,復殺羅漢比丘尼,在大眾中而作是說:「何處有惡?惡從何生?誰作此惡當受其報?我亦不作此惡而受其報。」

爾時,有眾多比丘,入羅閱城乞食而聞此語。

提婆達兜愚人在大眾中而作是說:「何處有惡?惡從何生?誰作此惡而受其報?」

爾時,眾多比丘食後攝取衣鉢,以尼師壇著右肩上,便往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在一面坐。

爾時,眾多比丘白世尊曰:「提婆達兜愚人在大眾中而作是說:『云何為惡無殃,作福無報,無有受善惡之報。』」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惡、有罪,善惡之行皆有報應。

若彼提婆達兜愚人知有善惡報者,便當枯竭,愁憂不樂,沸血便從面孔出。

以彼提婆達兜不知善惡之報,是故在大眾中而作是說:『無善惡之報,為惡無殃,作善無福。』」

爾時,世尊便說此偈:

「愚者審自明,  為惡為有福;
我今豫了知,  善惡之報應。

豫: 事先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遠離惡,為福莫惓。

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9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受人利養甚重不易,令人不得至無為之處。

所以然者,利養之報,斷入人皮,以斷皮,便斷肉;以斷肉,便斷骨;以斷骨,便徹髓。

智度論五曰:「是利養法如賊,壞功德本。譬如天雹傷害五穀,利養名聞亦復如是。壞功德苗令不增長,如佛說譬喻。如毛繩縛人斷膚截骨,貪利養人斷功德本,亦復如是。」

諸比丘!當以此方便,知利養甚重。

若未生利養心便不生,已生求令滅之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第 10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受人利養甚為不易,令人不得至無為之處。

所以然者,若彼師利羅比丘不貪利養者,不作爾許無量殺生,身壞命終,生地獄中。」

爾時,世尊便說此偈:

「受人利養重,  壞人清白行;
是故當制心,  莫貪著於味。
師利以得定,  乃至天帝宮;
便於神通退,  墮於屠殺中。

諸比丘!當以此方便,知受人利養甚為不易。

如是,比丘當作是學,未生利養心制令不生,已生此心求方便令滅。

如是,諸比丘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延伸閱讀


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: 增壹阿含經壹入道品第十二

CBETA: 增壹阿含經 第 5 卷

在家居士的理財觀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