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女與油鍋


難陀是佛陀未出家求道前的表弟,極為英俊,出家前有位極為漂亮的妻子。

難陀出家後,不堪清淨修行,想要還俗。

世尊對難陀說:「如果不斷除淫慾、不戒酒,是無法斷除煩惱,證得涅槃,解脫生死的。」

世尊知道難陀內心充滿淫慾之心,便以方便法來度化難陀。

世尊帶難陀到一座山,山洞裡有一隻猴子,世尊問難陀:「誰比較漂亮呢?你的妻子比較漂亮,還是猴子比較漂亮?」

難陀回答:「猴子和我的妻子怎麼能相提並論,當然是我的妻子漂亮!」

接著世尊帶著難陀到三十三天,宮殿裡有五百天女,唱歌、跳舞,歡樂嬉戲。

難陀問天女:「你們這個天宮,為什麼沒有天子?」

天女對難陀說:「我們都是清淨之身,還沒有夫主。我們聽脫世尊有一位弟子名叫難陀,是世尊的表弟,他隨世尊清淨修行,命終之後會轉生到這邊,作我們的夫主,一起歡樂嬉戲。」

難陀聽了喜不自勝。

世尊問難陀:「誰比較漂亮呢?你的妻子比較漂亮,還是天女比較漂亮?」

難陀回答:「天女和我的妻子相比,我的妻子就像是山上那隻猴子一般!」

接著世尊帶著難陀到阿毘地獄,許多眾生在其中受苦,在鍋子裡煎熬,其中有一只鍋子是空的。

難陀問獄卒:「為什麼這個鍋子是空的?」

獄卒回答:「世尊有一位弟子叫做難陀,他隨世尊清淨修行,命終之後轉生到天上,在天上享樂千年後命終,將會轉生到阿毘地獄,這個空的鍋子就是為他所準備的。」

難陀聽了毛髮直豎,恐懼不已。

親自見到這樣的因果關係後,難陀知道,在三界之間流轉,終究無法免離於苦,必須了脫生死,才能達到究竟涅槃之樂。於是精進修行,終於成就了阿羅漢果。

增壹阿含經 慚愧品第十八 第 7 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尊者難陀不堪行梵行,欲脫法衣,習白衣行。

爾時,眾多比丘往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在一面坐。

爾時,眾多比丘白世尊曰:「難陀比丘不堪行梵行,欲脫法服,習居家行。」

爾時,世尊告一比丘:「汝往至難陀所,云:『如來喚卿。』」

對曰:「如是。世尊!」

時,彼比丘受世尊教,即從坐起,禮世尊足,便退而去。至彼難陀比丘所云:「世尊喚。」

難陀對曰:「如是。」爾時難陀比丘尋隨此比丘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在一面坐。

是時,世尊告難陀曰:「云何,難陀!不樂修梵行,欲脫法衣,修白衣行乎?」

難陀對曰:「如是。世尊!」

世尊告曰:「何以故?難陀!」

難陀對曰:「欲心熾然,不能自禁。」

世尊告曰:「云何,難陀!汝非族姓子出家學道乎?」

難陀對曰:「如是。世尊!我是族姓子,以信牢固出家學道。」

世尊告曰:「汝族姓子!此非其宜,以捨家學道修清淨行。云何捨於正法欲習穢污?難陀當知,有二法無厭足,若有人習此法者終無厭足。

云何為二法?所謂婬欲及飲酒。是謂二法無厭足。

若有人習此二法,終無厭足,緣此行果,亦不能得無為之處。

是故,難陀!當念捨此二法,後必成無漏之報。

汝今,難陀!善修梵行,趣道之果,靡不由之。」

爾時,世尊便說此偈:

「蓋屋不密, 天雨則漏;
人不惟行, 漏婬怒癡。
蓋屋善密, 天雨不漏;
人能惟行, 無婬怒癡。」

爾時,世尊復作是念:「此族姓子欲意極多,我今宜可以火滅火。」

是時,世尊即以神力手執難陀,猶如力人屈伸臂頃,將難陀至香山上。

爾時,山上有一巖穴,復有一瞎獼猴在彼住止。是時,世尊右手執難陀而告之曰:「汝,難陀!頗見此瞎獼猴不?」

對曰:「如是。世尊!」

世尊告曰:「何者為妙?為孫陀利釋種妙耶?為此瞎獼猴妙乎?」

難陀對曰:「猶如有人傷極惡犬鼻,復加毒塗,彼犬倍惡。此亦如是。

孫陀利釋女,今以此瞎獼猴相比,不可為喻,猶如大火[卄/積]焚燒山野,加益以乾薪,火轉熾然,此亦如是。我念彼釋女,不去心懷。」

爾時,世尊如屈伸臂頃,從彼山不現,便至三十三天。

三十三天: 欲界六天的第二天,位於須彌山頂上,中央為帝釋天,四方各有八天,合稱三十三天。又稱為「忉利天」。

爾時,三十三天上諸天普集善法講堂,去善法講堂不遠,復有宮殿,五百玉女自相娛樂,純有女人,無有男子。

爾時,難陀遙見五百天女,作倡伎樂,自相娛樂,見已,問世尊曰:「此是何等,五百天女作倡伎樂,自相娛樂?」

世尊告曰:「汝難陀自往問之。」

是時,尊者難陀便往至五百天女所,見彼宮舍,敷好坐具若干百種,純是女人,無有男子。

是時,尊者難陀問彼天女曰:「汝等是何天女,各相娛樂,快樂如是?」

天女報曰:「我等有五百人,悉皆清淨,無有夫主。我等聞有世尊弟子,名曰難陀,是佛姨母兒,彼於如來所,清淨修梵行,命終之後當生此間,與我等作夫主,共相娛樂。」

是時,尊者難陀甚懷喜悅,不能自勝,便作是念:「我今是世尊弟子,且又復是姨母兒,此諸天女皆當為我作婦。」

是時,難陀便退而去,至世尊所。

世尊告曰:「云何,難陀!彼玉女何所言說?」

難陀報曰:「彼玉女各作是說:『我等各無夫主,聞有世尊弟子善修梵行,命終之後,當來生此。』」

世尊告曰:「難陀,汝意云何?難陀!汝意云何?」

難陀報曰:「爾時,即自生念:『我是世尊弟子,又且復是佛姨母兒,此諸天女盡當與我作妻。』」

世尊告曰:「快哉,難陀!善修梵行,我當與汝作證,使此五百女人皆為給使。」

世尊復告:「云何,難陀!孫陀利釋女妙耶?為是五百天女妙乎?」

難陀報曰:「猶如山頂瞎獼猴在孫陀利前,無有光澤,亦無有色。此亦如是。孫陀利在他天女前,亦復如是,無有光澤。」

世尊告曰:「汝善修梵行,我當證汝得此五百天人。」

爾時,世尊便作是念:「我今當以火滅難陀火。」

猶如力人屈伸臂頃,世尊右手執難陀臂將至地獄中。

爾時,地獄眾生受若干苦惱。爾時,彼地獄中有一大鑊,空無有人。見已,便生恐懼,衣毛皆竪,前白世尊曰:「此諸眾生皆受苦痛,唯有此釜而獨空無人。」

世尊告曰:「此者名為阿毘地獄。」

爾時,難陀倍復恐怖,衣毛皆竪,白世尊曰:「此是阿毘地獄,而獨自空,亦無罪人?」

世尊告曰:「汝難陀自往問之。」

是時,尊者難陀便自問曰:「云何,獄卒!此是何獄?此是何獄空無有人?」

獄卒報曰:「比丘當知,釋迦文佛弟子名曰難陀,彼於如來所,淨修梵行,身壞命終,生善處天上,於彼壽千歲,快自娛樂。復於彼終,生此阿毘地獄中,此空鑊者即是其室。」

時,尊者難陀聞此語已,便懷怖懅,衣毛皆竪,即生此念:「此之空釜,正為我耳。」

來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白世尊曰:「願受懺悔,我自罪緣,不修梵行,觸嬈如來。」

爾時,尊者難陀便說此偈:

「人生不足貴,  天壽盡亦喪;
地獄痛酸苦,  唯有涅槃樂。」

爾時,世尊告難陀曰:「善哉!善哉!如汝所言,涅槃者最是快樂。難陀!聽汝懺悔,汝愚、汝癡,自知有咎於如來所。今受汝悔過,後更莫犯。」

爾時,世尊屈伸臂頃,手執難陀,從地獄不現,便至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難陀曰:「汝今,難陀!當修二法。云何為二法?所謂止與觀也。

復當更修二法。云何為二法?生死不可樂,知涅槃為樂,是謂二法。

復當更修二法。云何為二法?所謂智與辯也。」

爾時,世尊以此種種法向難陀說。

是時,尊者難陀從世尊受教已,從坐起,禮世尊足,便退而去,至安陀園。

到已,在一樹下結加趺坐,正身正意,繫念在前,思惟如來如此言教。

是時,尊者在閑靜處,恒思惟如來教,不去須臾。

所以族姓子,以信牢固出家學道,修無上梵行,生死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有,如實知之。

是時,尊者難陀便成阿羅漢。

已成阿羅漢,即從坐起,整衣服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,在一面坐。

是時,尊者難陀白世尊曰:「世尊前許證弟子五百天女者,今盡捨之。」

世尊告曰:「汝今生死已盡,梵行已立,吾即捨之。」

爾時,便說偈曰:

「我今見難陀,  修行沙門法;
諸惡皆以息,  頭陀無有失。」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言:「得阿羅漢者,今難陀比丘是。無婬、怒、癡,亦是難陀比丘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延伸閱讀


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: 增壹阿含經 慚愧品第十八

CBETA: 增壹阿含經 第 9 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