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讀經筆記]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九 聖道分相應 (2/2) 安那般那念相應 學相應 (1/2)


本卷的主題是「八正道」、「安那般那念」及「戒定慧三學」。

聖道分相應 (2/2)


雜阿含 79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沙門法沙門果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

何等為沙門法

謂八聖道——正見乃至正定。

何等為沙門果

謂須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羅漢果。

何等為須陀洹果
須陀洹: 譯為預流果,四沙門果之一。入此位者,斷盡三結(身見、戒取、疑),不再墮惡趣,預入聖者之流,證悟較遲,尚須七返人、天,諸漏滅盡,得證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謂三結斷。
三結: 身見 (我見)、戒取 (非戒中謬以為戒,取以進行)、疑 (於正法猶豫不決,不能深信)。 (佛光阿含藏)
何等為斯陀含果
斯陀含: 譯為一來果,入此位者,三結斷盡,貪瞋癡薄,死後生於天界,一來人間,便可證悟,故稱一來果。 (佛光阿含藏)
謂三結斷,貪、恚、癡薄。

何等為阿那含果
阿那含: 譯曰不還。不來。斷盡欲界煩惱之聖者名。此聖者未來當生於色界無色界,不再生欲界,故曰不還。 (丁福保佛學大辭典)
謂五下分結盡。
五下分結: 下分結,指「欲界之結惑」;五下分結,即「貪、瞋、身見、戒取、疑」等五結惑。 (佛光阿含藏)
何等為阿羅漢果
阿羅漢: 又譯應供、不生,為已證涅槃,不再受生於三界之聖者。 (佛光阿含藏)
謂貪、恚、癡永盡,一切煩惱永盡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79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沙門法沙門沙門義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

何等為沙門法

謂八聖道——正見乃至正定。

何等為沙門

謂成就此法者。

何等為沙門義

謂貪欲永斷,瞋恚、癡永斷,一切煩惱永斷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79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有沙門果

何等為沙門果

謂須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羅漢果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00 經

如是婆羅門法、婆羅門、婆羅門義、婆羅門果。

梵行法、梵行者、梵行義、梵行果亦如上說。

安那般那念相應


[讀經筆記]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九 安那般那念相應

學相應 (1/2)


雜阿含 816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三學

何等為三?

增上戒學增上意學、謂增上慧學。」
加強戒的方法、加強定的方法、加強慧的方法。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三學具足者,  是比丘正行,
增上戒心慧,  三法勤精進,
勇猛堅固城,  常守護諸根。
如晝如其夜,  如夜亦如晝,
如前如其後,  如後亦如前,
如上如其下,  如下亦如上。
無量諸三昧,  映一切諸方,
是說為覺跡,  第一清涼集,
捨離無明諍,  其心善解脫,
我為世間覺,  明行悉具足,
正念不忘住,  其心得解脫,
身壞而命終,  如燈盡火滅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亦復有三學。何等為三?

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

何等為增上戒學

若比丘住於戒波羅提木叉律儀,威儀行處具足,見微細罪則生怖畏,受持學戒。
波羅提木叉: 意譯別別解脫。即持守戒行,慎防身口七支之過非,以漸次解脫煩惱。 (佛光阿含藏)
何等為增上意學

若比丘離欲、惡不善法,乃至第四禪具足住。

何等為增上慧學?是比丘此苦聖諦如實知,集、滅、道聖諦如實知,是名增上慧學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,如上所說。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比丘增上戒學,非增上意、增上慧學。

有增上戒、增上意學,非增上慧學。

聖弟子增上慧方便隨順成就住者,增上戒、增上意修習滿足。
戒 → 定→ 慧
如是聖弟子增上慧方便隨順成就住者,無上慧壽而活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1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二百五十戒,隨次半月來說波羅提木叉修多羅,令彼自求學者而學,說三學,能攝諸戒。

何等為三?

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0 經

此經說明戒、定、慧和初果 (須陀洹果)、三果 (阿那含果)、四果 (阿羅漢) 的關聯性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何等為增上戒學

謂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不重於定,定不增上,不重於慧,慧不增上;於彼彼分細微戒,犯則隨悔。

以戒為主修,定慧為輔修。

所以者何?

我不說彼不堪能,若彼戒隨順梵行、饒益梵行、久住梵行,如是比丘戒堅固、戒師常住、戒常隨順生,受持而學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三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。

斷此三結,得須陀洹,不墮惡趣法,決定正趣三菩提,七有天人往生,究竟苦邊,是名學增上戒。

何等為增上意學

是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重於定,定增上,不重於慧,慧不增上;於彼彼分細微戒,乃至受持學戒。

以戒定為主修,慧為輔修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於五下分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、貪欲、瞋恚。

斷此五下分結,受生般涅槃,阿那含,不還此世,是名增上意學。

何等為增上慧學

是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重於定,定增上,重於慧,慧增上。

同時以戒定慧為主修。

彼如是知、如是見,有漏心解脫、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有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是名增上慧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1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二百五十戒,隨次半月來說波羅提木叉修多羅,若彼善男子自隨意所欲而學者,我為說三學。若學此三學,則攝受一切學戒。

何等為三?

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

何等為增上戒學

是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不重於定,定不增上,不重於慧,慧不增上;於彼彼分細微戒,乃至受持學戒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三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,貪、恚、癡薄,成一種子道
一種子道: 又作阿那含向、不還道,向不還果作證,彼一種子道而尚未得阿那含果 (三果) 者。 (佛光阿含藏)
彼地未等覺者,名斯陀含,彼地未等覺者,名家家,彼地未等覺者,名七有,彼地未等覺者,名隨法行,彼地未等覺者,名隨信行,是名增上戒學。
家家: 四聖果之初果至二果間之果位,流轉二至三家 (二至三次生死) 始盡苦際;以其出一家而至另一家,從人間生於天界,又從天界生於人間,故稱家家。 (佛光阿含藏)
七有: 指於人界與天界最多往返七次,即於十四生間必證得阿羅漢果,而得究竟苦邊。 (佛光阿含藏)
隨法行: 為以增上智慧隨順教法修行之人,是見道位中之利根者。斷見惑,即見道位。  (佛光阿含藏)
隨信行: 為以生得之智慧、信忍隨順教法修行之人,是見道位中之鈍根者。  (佛光阿含藏)
何等為增上意學

是名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重於定,定增上,不重於慧,慧不增上;於彼彼分細微戒學,乃至受持學戒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五下分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、貪欲、瞋恚。
斷五下分結: 阿那含果,不再生於人間,將在天界證得涅槃。
斷此五下分,能得中般涅槃。彼地未等覺者,得生般涅槃,彼地未等覺者,得無行般涅槃,彼地未等覺者,得有行般涅槃,彼地未等覺者,得上流般涅槃,是名增上意學。
中般涅槃: 不還果之聖者,死於欲界而生色界時,於中有 (中陰) 之位,證阿羅漢果,而得般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生般涅槃: 生於色界,未久即能起聖道,斷除上地 (無色界) 之惑而入般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無行般涅槃: 生於色界,未加功用行,任運經久方才除上地之惑而入般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有行般涅槃: 生於色界,經長時之加行勤修而入般涅槃。 (佛光阿含藏)
上流般涅槃: 生於色界之初禪,由此漸次上生至色究竟天或有頂天而入涅槃。
 (佛光阿含藏)
何等為增上慧學?是比丘重於戒,戒增上,重於定,定增上,重於慧,慧增上。如是知、如是見,有漏心解脫、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有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是名增上慧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2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具足戒住者,善攝持波羅提木叉,具足威儀行處,見細微罪,能生怖畏。

比丘具足戒住,善攝持波羅提木叉,具足威儀行處,見細微罪,能生怖畏,等受學戒,令三學修習滿足。

何等為三?

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

何等為增上戒學

是比丘戒為滿足,少定、少慧,於彼彼分細微戒,乃至受持戒學;彼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三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。

斷此三結,得須陀洹,不墮惡趣,決定正趣三菩提,七有天人往生,究竟苦邊。

何等為增上意學

是比丘定滿足,三昧滿足,少於慧,彼彼分細微戒,犯則隨悔,乃至受持學戒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五下分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、貪欲、瞋恚,斷此五下分結,得生般涅槃,阿那含不復還生此世,是名增上意學。

何等為增上慧學

是比丘學戒滿足、定滿足、慧滿足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欲有漏心解脫、有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有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是名增上慧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3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具足戒住,善攝波羅提木叉,具足威儀行處,見微細罪,能生怖畏,受持學戒住,滿足三學。

何等為三?

謂增上戒、增上意、增上慧。

何等為增上戒

是比丘戒滿足,少定、少慧,於彼彼分細微戒,乃至受持學戒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三結,貪、恚、癡薄,得一種子道

若彼地未等覺者,得斯陀含,彼地未等覺者,名家家,彼地未等覺者,得須陀洹,彼地未等覺者,得隨法行,彼地未等覺者,得隨信行,是名增上戒學。

何等為增上意學

是比丘戒滿足、定滿足、少於慧,於彼彼分細微戒,乃至受持學戒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斷五下分結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、貪欲、瞋恚,斷此五下分結,得中般涅槃,於彼未等覺者,得生般涅槃,於彼未等覺者,得無行般涅槃,於彼未等覺者,得有行般涅槃,於彼未等覺者,得上流般涅槃,是名增上意學。

何等為增上慧學

是比丘學戒滿足、定滿足、慧滿足。

如是知、如是見,欲有漏心解脫、有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是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是名增上慧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4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二學。

何等為二?謂上威儀學、上波羅提木叉學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學者學戒時,  直道隨順行,
專審勤方便,  善自護其身,
得初漏盡智,  次究竟無知,
得無知解脫,  知見悉已度。
成不動解脫,  諸有結滅盡,
彼諸根具足,  諸根寂靜樂,
持此後邊身,  摧伏眾魔怨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5 經

學戒有助於智慧增長 (持戒時,需要時時以智慧觀察所處的情境,因此有助於增長智慧)、解脫 (持戒有助於不執著於欲望、貪愛,因此有助於解脫)、念力 (持戒時,需要隨時注意、觀察自己的起念動念及行為,因此有助於提升注意力、專注力、覺察力) 增長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學戒多福利,住智慧為上解脫堅固念為增上

若比丘學戒福利,智慧為上,解脫堅固,念增上已,令三學滿足。

何等為三?

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學戒隨福利,  專思三昧禪,
智慧為最上,  現生之最後,
牟尼持後邊,  降魔度彼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6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諸比丘,何等為學戒隨福利

謂大師為諸聲聞制戒,所謂攝僧,極攝僧,不信者信,信者增其信,調伏惡人,慚愧者得樂住,現法防護有漏,未來得正對治,令梵行久住。

如大師已為聲聞制戒,謂攝僧,乃至梵行久住。如是如是學戒者,行堅固戒、恒戒、常行戒、受持學戒,是名比丘戒福利。

何等智慧為上

謂大師為聲聞說法,大悲哀愍,以義饒益,若安慰、若安樂、若安慰安樂。

如是如是大師為諸聲聞說法,大悲哀愍,以義饒益,安慰安樂。

如是如是於彼彼法、彼彼處,智慧觀察,是名比丘智慧為上。

何等為解脫堅固

謂大師為諸聲聞說法,大悲哀愍,以義饒益,安慰安樂。

如是如是說彼彼法。如是彼處如是彼處得解脫樂,是名比丘堅固解脫。

何等為比丘念增上

未滿足戒身者,專心繫念安住,未觀察者,於彼彼處智慧繫念安住,已觀察者,於彼彼處重念安住,未觸法者,於彼彼處解脫念安住,已觸法者,於彼彼處解脫念安住,是名比丘正念增上。」
學戒,為了不犯戒,會隨時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,因此有助於注意力的專注以及觀察力的敏銳度。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學戒隨福利,  專思三昧禪,
智慧為最上,  現生最後邊,
牟尼持後邊,  降魔度彼岸。」

佛說是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尸婆迦修多羅,如後,佛當說。

如是阿難陀比丘及異比丘所問、佛問諸比丘三經,亦如上說。

雜阿含 827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田夫有三種作田,隨時善作。

何等為三?

謂彼田夫隨時耕磨,隨時溉灌,隨時下種。

彼田夫隨時耕磨、溉灌、下種已,不作是念:『欲令今日生長,今日果實,今日成熟,若明日、後日也。』

諸比丘,然彼長者耕田、溉灌、下種已,不作是念:『今日生長、果實、成熟,若明日、若復後日。』

而彼種子已入地中,則自隨時生長,果實成熟。

如是,比丘於此三學隨時善學

善戒學、善意學、善慧學已,不作是念:『欲令我今日得不起諸漏,心善解脫,若明日、若後日。』

不作是念:『自然神力能令今日,若明日、後日,不起諸漏,心善解脫。』

彼已隨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已,隨彼時節,自得不起諸漏,心善解脫。

譬如,比丘,伏雞生卵,若十乃至十二,隨時消息,冷暖愛護。

彼伏雞不作是念:『我今日,若明日、後日,當以口啄,若以瓜刮,令其兒安隱得生。』

然其伏雞善伏其子,愛護隨時,其子自然安隱得生。

如是,比丘善學三學,隨其時節,自得不起諸漏,心善解脫。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8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驢隨群牛而行,而作是念:『我作牛聲。』

然其彼形亦不似牛,色亦不似牛,聲出不似,隨大群牛,謂己是牛,而作牛鳴,而去牛實遠。

如是,有一愚癡男子違律犯戒,隨逐大眾,言:『我是比丘。我是比丘。』

而不學習勝欲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,隨逐大眾,自言:『我是比丘。我是比丘。』其實去比丘大遠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同蹄無角獸,  四足具聲口,
隨逐大群牛,  常以為等侶。
形亦非牛類,  不能作牛聲,
如是愚癡人,  不隨繫心念。
於善逝教誡,  無欲勤方便,
懈怠心輕慢,  不獲無上道。
如驢在群牛,  去牛常自遠,
彼雖隨大眾,  內行常自乖。」
乖: 違背。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雜阿含 829 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跋耆聚落,尊者跋耆子侍佛左右。

爾時,尊者跋耆子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,佛說過二百五十戒,令族姓子隨次半月來說波羅提木叉修多羅,令諸族姓子隨欲而學。
隨欲而學: 根據此句及下一句經文的比對,疑為「隨學而學」之訛誤。
然今,世尊,我不堪能隨學而學。」
隨學而學: 依著每一學處而修學。
佛告跋耆子:「汝堪能隨時學三學不?」
隨時學三學: 時時刻刻學習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
跋耆子白佛言:「堪能,世尊。」

佛告跋耆子:「汝當隨時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。

隨時精勤增上戒學、增上意學、增上慧學已,不久當得盡諸有漏,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,現法自知作證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爾時,尊者跋耆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

爾時,尊者跋耆子受佛教誡、教授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……如上說,乃至心善解脫,得阿羅漢。


延伸閱讀


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: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九

CBETA: 雜阿含經 第29卷